四川凉山诈捐门后遗症蔓延 村民称再不相信外人(视频)-kaya scodelario

四川凉山诈捐门后遗症蔓延 村民称再不相信外人 今年11月初,网络直播平台”快手“上,一个名为“快手黑叔”的主播发布的一段视频显示,十余名衣着破旧的村民站成两排,几名满身文身的网络主播向他们发放现金,录完视频后,又从村民手中将刚刚发出去的钱收回。随后,视频当事人“快手杰哥”承认,自己存在弄虚作假行为,而这一行为的动机,则是为了“涨粉”。“快手”通过官方微博公开回应称,近期发现少数投机分子涉嫌假借公益之名行骗,平台已经冻结相关人员账号,并联系警方核查真相。随后,四川凉山州(微博)公安局通报称,已将相关人员驱离凉山(微博)。凉山警方同时建议,如果有网友被骗数额巨大,可向当地派出所报案。重案组37号回访发现,事件过去半个月,余波仍未消除。涉事村民表示,不再相信外人。欺骗村民 摆拍“诈捐”凉山州布拖县是国家级贫困县,九都乡达觉村距离当地城区约10公里。长期以来,沿途糟糕的路况和通信信号盲区,把这座村子孤立在深山里。一个月前,一群快手主播造访了这个原本宁静的村庄,“诈捐事件”把村民推向了风口浪尖。11月17日,达觉村一位男性村民正在村子的一处土坡上摆弄斧头。看到拿着手机的重案组37号探员进村采访,他警觉地抬头,要求查看证件,盘问来历。让达觉村村民忌惮的事件发生在一个多月前。出现在快手主播镜头中的村民回忆,当时有4名外地男子,乘坐一辆由昭觉县彝族司机驾驶的面包车来到村里,随后司机开始用彝族吆喝村民,“说给我们发裤子和衣服,还会给我们发钱。”闻声而来的部分村民被男子召集到村子高处的一处土墙前。村支书吉伍科日告诉重案组37号(微信ID:zhonganzu37),现场共有7个小孩,10个大人,这些人并非是村里经济情况最差的村民,当时被对方要求站成两排。前述涉事村民回忆,一短发文身男明确表示,在现场,村民只能把钱抓在手上,不准放进口袋。他接过钱估摸了一下厚度,大概有一两千。然而,在现场一阵“慈善演绎”之后,文身男和同行男子将钱收回,继续摆拍了发铅笔、鸡蛋的场景,“铅笔孩子发了5根,只留了2根,鸡蛋发了3到4个,最后给他们留下1个”。作为补偿,对方现场按一人一份的比例,发放了肥皂、毛巾和牙刷等生活用品,并承诺“明天再来发钱”,“第二天连人影都没有。”伪慈善后遗症在村里蔓延事后数日,快手慈善揭黑视频在网上流传,衣衫褴褛的达觉村村民举着钱出现在镜头里,他们才意识到自己“红了”。重案组37号实地走访发现,尽管达觉村村内的水泥公路即将通车,但仍有不少村民依然身穿破旧的衣服住在土房子里,年轻人多外出务工,村内平时一般只剩下老幼妇孺,经济条件难言优渥。村支书吉伍科日称,平时虽然也有慈善公益人士前来捐赠衣物,但从未发生过类似事件,事情发生以后,当地政府部门已经介入此事。然而,快手主播诈捐事件已让达觉村村民“杯弓蛇影”。在采访期间,村内孩童遭到家长告诫,“离外地人远一点,”随后瞬间一哄而散,村民提及此事也大多拒绝表态避而不见,一度有村民用斧头指着已经解释过来来意的记者称,“我怀疑你们和快手那批人是一伙的,你们别想骗我。”一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村民告诉重案组37号现在村民都不敢相信外来者了,“你们这样做,说什么我们都不信了。”快手“诈捐”经济 肆虐贫困县布拖县司机小王告诉重案组37号,自己曾经拉过“快手杰哥”,对方同行4个人,上车就要求他把自己拉到“越穷越偏僻”的村子里去,他把对方拉到了一个更远一点的村子里。对方到了村子里以后,“拿着一堆钱发,用手机拍照,拍完以后把钱收回来。”作为一个快手资深用户,司机小王认为对方“就是骗子”,此后拒绝了对方再次包车的要求。他说,虽然自己拒绝了对方,但是“那一帮人”远不止那4个人,同城租车司机也被多次受雇,前往不同的村子,“附近几乎都跑了个遍。”临近布拖县的昭觉、美姑两个县的面包车司机均表示,在近两个月内,自己曾经拉乘过类似的快手主播。据媒体报道,在布拖县觉撒乡博作村,83岁的吉火么日作(音)也遇到两拨外地年轻人给她发东西、拍照,“那些年轻人还给我洗脚”,并也出现了给钱拍照再收回的行为。焦点1 涉事主播“善款”从何而来?高调“慈善”后,又“低调”收回善款。上述网络主播的行为,在引起网友反感的同时,也有网友质疑,这些并无稳定收入的网络主播,用于表演的“善款”从何而来。一名网络直播业内人士向重案组37号(微信ID:zhonganzu37)透露,网络主播收入视人气不同而有悬殊,高者据称甚至可以月入数十万元。这名业内人士介绍,在“快手”等直播平台上,粉丝通过“刷礼物”的方式,向自己欣赏的主播“打赏”。而这些礼物,均是真金白银充值而来。此外,一些主播为了吸引更多粉丝打赏,会雇佣“水军”,依靠“水军”大量刷礼物,一方面提醒观众跟进,另一方面,也可以刺激经济基础较好的观众”出手“。而对于网络主播来说,粉丝数量是其获得收入的基础。在这一前提下,一些主播会使用各种方式,为自己提神人气,包括“作秀”。重案组37号注意到,“诈捐”事件被曝光后,当事主播“快手杰哥”在其直播平台上,向粉丝“致歉”时曾称,自己的“公益”行为,动机正是为了“涨粉”。2 “伪公益”是否构成犯罪?将公益变成一场表演,吸引更多的粉丝进行打赏,在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永杰看来,这些主播的行为,已经构成民事上的欺诈,但是否构成刑事犯罪,则仍有讨论空间。在王永杰看来,刑法上的构成诈骗罪,需要有受害者,并且由其提出报案,公安机关再介入侦查。而在这一过程中,寻找受害人本身非常困难。此前,凉山警方一名工作人员向重案组37号称, 如果有网友被骗数额巨大,可向当地派出所报案。而事发后,当地警方尚未收到类似报案。南京一名律师认为,要认定网络主播“伪公益”是否构成刑事犯罪,其手中所持”善款“来源是重要影响因素。这名律师称,如果上述主播在直播中,以慈善名义向粉丝发起募捐,随后通过一番表演,将善款据为己有,则涉嫌诈骗;而如果这些主播仅为了吸引更多粉丝,自掏腰包“表演”,则难以认定其诈骗事实。3 为何“驱离”涉事主播?重案组37号注意到,在凉山州公安局针对此事发布的警情通报中,对涉事主播的处理措施被表述为“将伪公益活动的相关人员驱离凉山“。凉山警方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解释,所谓”驱离“决定,是在涉事主播暂不构成犯罪,且无法将之拘留的情况下作出,其目的是为”叫停“。而日后这些主播是否会再次来到凉山,是否故伎重演,仍然是未知数。一位从警多年的警官告诉重案组37号在实际执法中,面对扰乱社会治安,但行为尚不触犯刑事及行政法规的当事人,警方通常会采取驱离措施。同此次凉山公安作出的处理决定一样,“驱离“意在”叫停“,而如果驱离实施后,当事人拒绝执行,或者出现反复,则可对其处以包括拘留在内的更进一步处罚。编者注:该视频与原文无关,仅供扩展阅读 信息时报:直播“伪慈善”实为“真诈捐”相关的主题文章: